Tien Chi

天池以中国历史文化为背景,也是一个能经历3个时代而始终幸存的悠久国度,以全面而平衡,变幻多端的魔法体系著称。
中国拥有严谨实用的军队体制,以准确、威力巨大又简易实用的复合弓为基础,相当擅长远距离上对轻型对手的大规模杀伤并随之用其他轻到中型步兵或者高机动部队完成突破歼灭。相比之下,中国不习惯于依赖重型单位,但极端重视军队的机动性和高适用性,以及各种灵活的战术。

第一个时代是中国最富传奇的春秋战国时期,对应于百家争鸣,这个时代的天池也拥有最丰富的魔法组合包括神怪召唤。讲究随心而动的道教师们专于水魔法,驱鬼师专于死亡魔法,五行师们则顾名思义同时拥有火/水/气/地以及自然魔法的能力,还有能力同样全面却修炼更强大的天师,他们甚至能腾云驾雾迅速往返于各地,也将可以使用大量的召唤来左右战争走向。在这个缺乏盔甲的时代,中国的复合弓兵拥有极大的杀伤威力,其他各种盔甲级别的走卒为其弥补,骑弓兵则完全可以胜任冲击/射击的双重任务。此外,春秋时期中国自豪的战争形式还包括由士族们坐镇的战车,他们为荣誉和勇气而不是财富而战,拥有极其高昂的士气,盔甲防护之厚实也甚至超越了中国历史上任何一个兵种,可以比同时代的任何其他战车更可靠有效地冲击敌人的防线,碾压消灭步兵。最后,这个时代的中国还拥有一种独特的传奇单位,一些修炼五行的剑士水火不入,对各种魔法有一定的全面抗性,穿着轻型皮甲手持双剑就径直攻入敌阵。他们天人合一,在春季会生命更强大,秋季则变得脆弱。对中国来说,春秋是一个荣耀的时代,不过也是一个混乱无序的时代,割据一方的诸侯贵族各自握着兵权而不愿分享,宁可亲自坐在战车上为自己理念而战,令全国缺乏高效而统一的指挥系统,军队兵种编制也毫无疑问尚显简朴。

第二个时代的中国进入了封建王朝的全盛时期,建立了强大而高效的官僚制度。在原本就强大的复合弓步兵战术上,适应时代需要进一步发展出了更适合近距离格斗的重型弓手及负责对付重型单位的弩手。传统的骑兵编制同样得到发展,更优秀的重型弓骑兵改善了盔甲防护和格斗能力,专职冲击的中型骑兵也已诞生,其中更是包括新的神圣单位禁卫骑兵,他们继承了过去五行剑士的传统,每年春季都是最强大的时刻。阵容扩充后的骑兵全部取代了不够经济的战车,经过改革和发展的天朝军队,在这个时代因此也就达到了人数规模的最高峰。
这个时代的中国也一扫过去军队指挥权过于集中的弊病,世族战车已成为历史之后,除了更多种类的武将量才任职,廉价的宦官们也拥有相当的带兵能力,虽然他们胆小怕事而难经真正的战阵,但如果仅仅是维持王朝的庞大军队规模倒颇有意义,而且还相当擅长带领新设立的锦衣卫队巡督各地。天朝大国同样还使用一些女子担任外交任务,这些妃子们总是可以和平地前往各地而不被人敌视,为王朝提供极为稳定可靠的情报。
天朝为控制人心而废百家独尊儒,更专职仪式的礼部官员应运而生。由于握有大权的皇帝极度追求个人享乐,炼丹之风日盛,也确实出现了更多可以神奇治疗伤残的炼丹士,他们发明了为自己还老返童的秘术,地位甚至凌驾于天师这一传统最高官职之上——后者的法力此刻已经衰退而不再能如前人那样飞行,就像他们过去驱使的很多妖魔鬼怪现在也已经只剩下传说那样。

第三个时代的中国开始被游牧民族统治,依靠各种廉价兵种组成庞大规模军队的战争已成为历史,步兵和弓手种类被裁减,又倒退回了春秋时代的标准,取而代之的是蒙古人那种传奇般的魔鬼骑兵。新时代的骑兵比过去更优秀而极端强大,其中最精锐的神圣兵种战斗时得到前人佑助而如同魔鬼附身,其带来的箭雨能赠予对手不仅人数上的重创更是极大的恐慌心理,而在冲锋和近战中也锐不可当无懈可击。重视骑兵的战术风俗毫无疑问地让王朝的军队人数下降,但同时也把那种恐怖的战略机动以及战争艺术彻底发扬光大,伴之以中国人自豪的复合弓战术神话。
游牧民族的到来也严重冲击了汉人建立的官僚体系标准,旧王朝覆灭后,宦官和妃子都不再被保留,礼部也消亡而民心再难保忠诚,好战的游牧民族却带来了那种崇拜前人和嗜好屠杀的风俗,建立了一种新的魔法体系。新的法师由各种年长者构成,以死亡魔法为核心各自负责一部分其他领域的知识,其好战的勇气远超普通文人,炼丹之术被彻底摧毁,荣耀的天师们现在也仅仅是作为陪衬出现而能力极其有限。


关于TienChi的确切含义,外国玩家也有人认为来自于“天启”(英语同为TienChi),明熹宗纵容魏忠贤等阉党,最终造成明朝覆灭,游戏中使用了其朝代名作为中国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