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oscephale

Arcoscephale是希腊式的王国,以其辉煌文明和军事制度在游戏中见证了全部三个时代的世界变迁。这个名字显然可让人联想到雅典卫城(Arcopolis),arco是指“高的”,scephale表示“山”,这个词语因此就是一个希腊血统纯正的地名,可以称为“众神山之国”。

希腊人以重型步兵为核心建立自己的军队体系和战术。他们的经典战术是首先由中型装备的方阵担任先锋,投矛手于其后进行2轮投矛支援,随即填补中型方阵可能出现的缺口,当对手终于击败这前两列部队后,希腊人真正的王牌重步兵们也已经赶到前线,而在整个过程中投石手始终在前方友军的掩护下进行支援攻击。这种多兵种合作战术简朴实用,能够确保希腊人通过近距离战斗驱散相当多的对手。出于辅助目的,他们也会使用战车/战象等武器践踏对方的重型单位或负责迂回。但希腊人缺少足够的远距离射击单位,由于无法压制对方的弓箭手,己方缓慢的方阵部队会在重型弩箭的射击下损失惨重,遭遇对方的践踏部队时也由于缺乏足够的远距离打击手段而被迫近距离交手。本方的战车和战象虽然可作为高速的突击部队使用,但一旦士气崩溃也会敌我不分地冲撞自己人,这对那些重步兵方阵来说同样致命。

希腊得自于对星象的追寻和领悟而拥有优秀的奥魔法源泉,神秘学家们可能出现多种魔法,也可以互相通过奥术系的精神连接将魔力聚集在特定人选身上让其更好地发挥。以奥术为基础,他们的魔法体系相当灵活多面化又充满强大的潜力,宗教方面依赖女祭司,能力适中同时拥有治疗己方伤残的能力以及实惠的自然魔法,也是相当优秀实用的单位。

第一个时代中的希腊是当之无愧的黄金时代,那种经典的步兵合作战术此时已有所成型,在这个以轻型单位为战争主力的时代中相当活跃。也就是在这个时代,希腊人拥有更多奇特而充满个性的单位:他们的重步兵密弥东近卫军(传说中阿基里斯在特洛伊战争中的直属军队,也是希腊人最强大的部队)在这一时代即已罕遇对手,飞马骑兵作为飞行单位可以灵活调动而且作为神圣单位接受祝福而强大,机翼人则作为飞行步兵充当他们辅助,共同在战斗中迅速压制对手或完成追击;哲学家是极端专职而优秀的魔法研究者,同时能够在懒惰的神域发挥更大的能力;诡辩家能够潜入对方领地刺探情报的同时动摇对方各地信仰,最后还有强大的空气/自然法师——山灵。

第二个时代的希腊人拥有了最成熟的长矛体系,继承密弥东近卫军传统的重型步兵们进入了自己地位的巅峰,坚强的方阵手们成为了军队核心,而更精锐的友伴军团(Heart Companion)更是作为神圣部队能够接受祝福而凌驾其之上,他们彼此信任而士气高昂,将身边的战友们甚至视为恋人,组成一个牢不可破的阵线。出于对战象践踏重方阵的深刻印象,希腊人也在战车的基础上开始应用这种大型生物,它们更可以在侧翼的骑兵迂回战中击败对手并快速屠杀对方弱小的军队。但在这弩箭出现而重型步兵开始遇到强烈威胁的时代,希腊却恰恰失去了飞行部队的支援而依赖缓慢的方阵以及发挥并不稳定的践踏战术,过去的经典合作战术也开始被人忽视而流于形式,他们的方阵确实能一次又一次地在正面对决中驱散对手,然而却缺乏更多追击和扩大战果的手段,因此在战场上日益被动。

第三个时代的希腊人设定于亚历山大大帝的马其顿时期,虽然仍以缓慢的长矛方阵为核心,不过同时他们终于引入了真正的重骑兵——马其顿大名鼎鼎的友伴骑兵(Agema Companion)。这种重型骑兵在盔甲方面相对第三时代来说稍显简朴,但换得的经济性和机动性已足够有效威胁敌方的侧翼及后方射击部队。同样为了削弱敌人远距离攻击的威胁,他们雇佣了猴群士兵以提高自己方阵的正面杀伤力,确保军团不会过久地被敌人重型部队牵制而能尽快完成正面突破,最后,希腊军队还改进了自己战象的盔甲,希望他们能更坚强可靠地辅助完成冲击践踏任务。总之,这个时代的希腊人,继续保留过去的优秀传统却又追加了更丰富机动的战术可能,因此似乎能如同历史中的马其顿人一样帮助希腊达到新的巅峰。但也如同仅仅昙花一现的马其顿帝国一样,在这个技术装备日新月异的时代中,重型武器和优秀盔甲的流行,已经令希腊过去引以自豪的重军团阵型不再具备更多优势和特色,那些传统投石手们在战争中的价值越来越可以忽略不计,而轻视弓箭的希腊又始终没有出现可以代替他们的人。